手机版
|
微信
欢迎光临龙盛娱乐_龙盛娱乐官网_龙盛娱乐平台【唯一登录入口】欢迎您!   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师生文苑>教师文苑 > 正文

追述与关怀之间

作者:张志怀 来源:甘肃环县一中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02日 点击数:535 字号:【

  众所周知,写诗和读诗都是一项创造性的劳动。写诗需要灵性的感悟与成熟的思考,需要对梦境做出追述,也需要对现实表达关怀。写得辛苦,只是为了让读者读起来觉着有意思,受到感召或启迪。读诗其实就是积极参与到诗人的创作中去,通过自己的心灵经验与诗歌文本相碰撞的过程,去寻求阅读中所产生的可能的认同、联想和共鸣。朱光潜就说过,“读诗就是再作诗,一首诗的生命不是作者一人所能维持住,也要读者帮忙才行。读者的想象和情感是生生不息的,一首诗的生命也就是生生不息的。”最近有机会读到陇东前卫作家王天宁的又一部诗集《汉字之舞》,使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的愉悦和震撼。诗人敏锐的思想,丰富的阅历,老到的技巧,新颖的语言,“试图以心灵加速度携带富有体验质感的词语飞翔在生活和文化的河流之上”,(王天宁)不断地吸引着我,激动着我,同时也启发、提升着我。
 
    诗集《汉字之舞》由沈阳出版社出版,著名作家杨永康作序,全书共分三辑:
 
    第一辑汉字之舞(29首)——字里行间凸显出厚重的文化感和巍峨的雕塑感。

    汉语言文字从仓颉造字走到今天,已有三五千年的历史。其中所有的方块象形汉字都是一个个悠久而又鲜活的故事,汉字的生发过程差不多就涵盖着整个中华民族的发展壮大过程。时至今日,可以说,汉字的遗传编码已经深深地根植于民族的心灵中,汩汩地流淌在国人的血脉里,汉字其实就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胎记和身份证。所以有诗人曾写过这样的句子——“我自豪,我佩带着汉字行走”。王天宁用“汉字之舞”来作一个诗歌章节和总集的名称,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而且肯定也是有良苦用意的。面对铺天盖地的西方的各种主义和流派,扎根于本土文化,复兴中华文明,重建汉字的尊严,应该是当今每一位作家和诗人的责任。王天宁或许就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在诗歌具有传承民族文化基因这一点上,布罗茨基早就说过,“诗歌不是艺术,也不是艺术的一支。倘若我们同其他物种的区别在于语言,那么作为最高语言形式的诗歌必然是我们人类学,其实是遗传学的目标。”既然作者有着对母语深切的追溯和关爱,那他很可能就是一个把汉字拼贴得天衣无缝而又长袖善舞的诗人。诗人站在生命的大背景下,以鲜明的存在对立感,喷薄而出的话语方式,荒诞诡异的意象罗列,把读者带入一种诗意体验的深度里,让我们领受一次灵魂的冲击和洗涤,经历生活中的绝望与希望,洞穿人世间的虚幻与真实,从而实现从自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超越——
 
    “不厌其烦地回忆/不厌其烦地讲述/直至神秘故事弥漫大地”(《汉字之舞01号》);“那支柔软之箭没有穿越山头/那座大帝棋盘没有摆布大地/关于万物的命名始终没有开头(《汉字之舞02号》);天是天蓝是蓝/云是云朵是朵/风是风清是明/大地是大地/天空是天空(《汉字之舞03号》);我的挫折是/第一眼看到的光中阴影(《汉字之舞05号》);永远奔跑着的道路/放射自大衙役的/非阴非阳的高调幻想(《汉字之舞07号》);撒播黄金的人/被风背着走被风背着跑(《汉字之舞10号》);让返回的老子如疯如痴/……/让急躁的孔子拍手又跺脚(《汉字之舞11号》);行走在心中的高原/与多少真情相关(《汉字之舞13号:拟声歌唱2》);大声呼喊自己的名字/让那只刚刚惊醒的鸟/从树梢向着迷雾深处/一声声鸣叫然后/倾听自己嘹亮的声音(《汉字之舞16号:名字》);夜晚/我会停留在空间的中心/等待在道路的中途(《汉字之舞21号》);那时冷清回忆的博物馆/仅存一句词语发亮的精神(《汉字之舞22号》);摸索一把荒草的籽粒/解除饥饿/徘徊中与寒夜对抗而过(《汉字之舞24号》);守侯在荒野的路边/等待劫掠者的归来(《汉字之舞27号》);而在喜鹊翻飞的苍灰树林/我无意拣拾一粒坚果的诅咒/……/我会停止歌唱/来到被火山灰埋没的城池上面/庞大古城的遗址上面/一切街道的遗址和废墟上面(《汉字之舞29号:时间背面》)。
 
    第二辑开满杏花的村庄(57首)——对家乡故土或生活家园的原生态的眷恋与歌唱。

    王天宁的前卫或先锋意识始终是立足于本乡本土的,他的良知的深处紧紧依偎着与他和他的诗根系相连的故乡和家园。在这条“回家”的路上,一切的场景和物象都和诗人有着爱与恨、情与理、生与死、记忆与遗忘的矛盾和纠结,既是他的“诗生活”,也是他的“衣带水”。故乡的灯盏亮着,就在前方不远处,诗在燃烧,诗人的生命也在燃烧。王天宁的诗就从这里,从陇东的董志塬一路伸展出去,走向千万读者——村庄,窑院,祖先,荒山,野花,少女,鸟鸣,雨水,乡路,阳光,街道,生日,树林,以及蜜蜂,以及蚂蚁,等等,等等。“一连串无可超越的绝境,一重重无与伦比的壮美,一系列无以复制的伟大,包围着你,征服着你,粉碎着你,又收纳着你。你失去了,好不容易重新找回,却是另一个你。”(余秋雨)诗其实就是诗人的彼岸,是他最具命运色彩的故乡和家园。我在诗人沉思的光芒中逐渐增加生活的信心和勇气,逐渐恢复曾经丢失的憧憬和怀念。让我们一起来重温海德格尔的名言吧——“语言乃是家园,我们依靠不断穿越此家园而到达所是。”
 
   “花们并不放弃向往/不放弃含蓄激越的热爱(《开满杏花的村庄 – 花事》);我回到村庄的时候/他们舀水的泉眼干了/挑水的沟路被草埋了/他们过活的窑口/也被土给埋了(《开满杏花的村庄 – 村庄念祖》);巨大、寂寞、孤独而又荒凉的山/我的爱不能把你全部覆盖(《荒山》);低头看见你们/我已是头上晴朗的天空(《矢车菊》);而花楸树/你还在春天的记忆里/穿着素雅的花衫儿/站在寂寞的村庄,荒凉的山野/绽放天真的笑脸(《花楸树》);春天一只鸟儿的歌唱/婉转而又清丽/一种纯粹的抒情/金铃般透亮有声(《春天鸟鸣》);从我的脚步踩上去/依次是/深厚沉重以及顽固/从我的目光望过去/依次是/苍茫粗犷以及丑陋(《董志塬》);阳光举着一朵朵花/把爱、热情、友谊的味道/送到寂寞长长的街巷(《阳光走在街上》);谁是那钟情的相思树/开满红豆的红/……/执著的记忆/只停在那黄金的下午(《无题》);这样的时刻/宝石、红烛、清风、柔水/在心里凝聚/像是糖发疯舞蹈的甜蜜(《无题》);一直在想象/梦中的一页诗篇/存放在夜的那边/等待着我天亮取走(《想象》);未经世面的帝王/看见自己完整的疆土(《感觉》);天黑了/把光亮藏在衣皱里/夜冷了/把温暖装进心窝里/朋友走散了/把孤独褶在书缝里(《冬夜》)。
 
    第三辑似水流年(21首)——“对于生命的消失以及时间的思考和感受。”(王天宁)

    我认为这一部分诗作更多地表达了一种对时代和人类生存现状的忧患意识,还有诗人内心的坚持与守望。作者在“对自我有限空间里的文化元素进行凝望与沉思,以相对独立的心态对自己生活的自然和环境进行关照”(王天宁)的同时,“想穿过时间的空隙/却遇上燥热难渡的天气”(王天宁)。空间是“聚宝盆”,而时间却是“紧箍咒”,奈何?据我所知,王天宁是一位脚踏实地、埋头创作的诗人,他从不痴迷于那些宣言、口号、诀窍、说法、策略、观念、理论和原则,他的作品和言说也并非要指出、针对、反拨、介入、逃避、解决、见证什么,他就是一门心思地直奔诗歌主题。他依靠对往事的回忆,对现实的认知,对未来的向往,奋笔疾书,勇往直前。尽管这一切都受着想象、对比、插入事件和对立事物的相互制约,但他依然为读者尽可能地提供与他一同去探索诗歌殿堂奥秘的机会。用词语铺路,然后穿越或抵达。这既是诗的宿命,也是诗人的宿命。当代诗人陈东东说,“诗人如此关心语言,一定因为他知道他只能永远在路上。”奥尔德里齐也在《艺术哲学》中指出,“诗人通过词句在各种奇特的结合中的并列达到了表现性描绘,这些结合在媒介和内容中体现了新的含义。”也就是说,诗人只有通过语言这一载体才有可能在茫茫时空中获得新生,并寻求永恒——
 
  把夜的影子消除干净/为光明留下一片空地(《似水流年01号》);夜晚的肚皮上/手术刀刚刚划过(《似水流年04号》);脚遇到又厚又重的地/目光遇到又高又暗的山/皮肤遇到又尖又冷的风(《似水流年09号》);我不打算传给后代/让他们重被神秘诱惑/沉迷其中/像我重复一回/这种设想/是假设大地永恒(《似水流年10号》);它飞过的地方/空间被空气占领/它要去的地方空间也被空气占领(《似水流年12号》);遇见春天我想画出/绚烂多彩的季节(《似水流年13号》);没有厌烦的时候/又一次踏进春天的大门/我把去年的悲伤和愤恨/又像沉重的棉衣样脱去(《似水流年14号》);忍着一些思绪/就像忍着愿望/……/忍着忍耐/都是一些孤独(《似水流年16号》);面对黄昏中苍黄的太阳/我写下/风中的荒凉/……/我又在心中写下/心中的忧伤(《似水流年18号》);我们不知道哪天/是晴天阴天/只能遇见黄金见惊喜/遇上丑石见悲伤(《似水流年19号》);而陇东我的内心/一片孤零的树叶/在山谷涌荡的泥石流里/艰难翻滚(《似水流年20号》);要找到眩晕的依据/失眠将夜挖了一个洞/后半夜钻出去不停地飞(《似水流年21号》)。
 
  是的,生活和热爱成就了又一位真正意义上的诗人。困难和苦恼,郁闷和忧伤,挣扎和拼搏,当然还有春天和阳光,甚至一粒尘埃,一片落叶,一缕微风,一丝不着边际的遐想和迷惘……凡此种种,都有可能成为诗歌的归宿和源头。王天宁与诗相伴二十多年,走得果敢而豪迈——作为“前沿剧场派”的代表诗人之一,他通过富于个性化的、独创性的写作发出自己的声音,并引领着时代的风尚。这种姿态、信念和精神都是难能可贵的。而他在新诗创作方面所付出的有益的探素和努力,应该得到充分的认可和理解。

2012年2月21-22日作
原载《陇东报》2012年3月6日

[字号: ] [打印文章] [添加收藏]
博评网